版權登記-游戲地圖能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看看這起案件

2019-10-0913:49:34 發表評論
摘要

因認為手游《英雄血戰》抄襲了《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涉嫌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騰訊公司將《英雄血戰》的開發商、運營商以及分發平臺等三被告起訴至法院。近日,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就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縮略圖、場景地圖具有獨創性,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英雄血戰》的游戲地圖縮略圖與《王者榮耀》構成實質性相似,三被告須停止侵權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金桔智慧商標注冊查詢,網站建設,品牌推廣服務平臺
因認為手游《英雄血戰》抄襲了《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涉嫌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騰訊公司將《英雄血戰》的開發商、運營商以及分發平臺等三被告起訴至法院。近日,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就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縮略圖、場景地圖具有獨創性,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英雄血戰》的游戲地圖縮略圖與《王者榮耀》構成實質性相似,三被告須停止侵權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版權登記-游戲地圖能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看看這起案件

被稱為游戲“門面”的游戲地圖能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近日的一起判決或對解決此類爭議有所裨益。

因認為手游《英雄血戰》抄襲了《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涉嫌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將《英雄血戰》的開發商、運營商以及分發平臺等三被告起訴至法院。近日,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下稱天河法院)就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縮略圖、場景地圖具有獨創性,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英雄血戰》的游戲地圖縮略圖與《王者榮耀》構成實質性相似,三被告須停止侵權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據悉,該案是國內首例涉及游戲地圖的著作權侵權案。在業內人士看來,該案一審判決不僅對其他法院審理此類爭議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更是通過案例判決的方式,規范游戲行業版權秩序,引導行業向良性競爭方向發展。

一審認定構成作品

該案中,騰訊公司向法院起訴稱,《英雄血戰》所使用的地圖與《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極為相似,完全抄襲了《王者榮耀》的結構與布局。此外,該游戲還涉嫌通過“換皮復制”的抄襲手段,直接照搬《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的野區、野怪等增益資源,以及草叢和各條路徑的布局規劃等他細節,三被告涉嫌侵犯了騰訊公司對《王者榮耀》享有的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相關行為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庭審中,騰訊公司明確提出《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包括游戲地圖縮略圖和游戲場景地圖兩部分,其中,游戲地圖縮略圖構成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圖形作品中的示意圖,游戲場景地圖同時構成美術作品和圖形作品中的示意圖。

對于騰訊公司的起訴,三被告否認侵權并辯稱:首先,《王者榮耀》的游戲地圖、游戲場景、人物命運、任務名字等方面全面抄襲、復制了《英雄聯盟》以及其他游戲,而《英雄聯盟》所使用的游戲地圖、場景、裝備和玩法則是借鑒、共享他人游戲作品成果而來;其次,地圖縮略圖在游戲中僅是供用戶了解游戲位置的功能性視圖,不構成圖形作品、模型作品等。

天河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王者榮耀》游戲地圖中道路、草叢、河流、障礙物等元素的運用及外形、位置設計,色彩搭配,整體構圖上融入了獨創性的勞動成果,應認定《王者榮耀》游戲地圖縮略圖為改編作品,屬于圖形作品中的示意圖;《王者榮耀》游戲場景地圖屬于美術作品。將兩款游戲進行對比,兩者在多處設計上基本相同,《英雄血戰》的游戲地圖縮略圖以及多處場景地圖元素與《王者榮耀》構成實質性相似。

一審判決后,記者多次聯系三被告,但截至發稿均未能同其取得聯系。

判決結果備受關注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游戲地圖的抄襲模仿在行業內較為普遍,然而,在業內卻鮮有訴訟發生,這不僅有訴訟成本高等原因,也有法律屬性界定困難等因素。

比如,有觀點認為,游戲地圖不符合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不應受到著作權法保護。以游戲場景地圖為例,其本身不具有審美意義,在游戲中的作用僅為告知游戲場景信息的功能性視圖,不應構成美術作品。對此,華東政法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翟巍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對游戲地圖的設計意圖、預設功能、元素構成、組合方式等要素進行判斷,其既可能不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亦可能構成著作權法第三條與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規定的美術作品或圖形作品。由于實踐情形的高度復雜性,應在著作權法框架下通過個案判定的方式,確定游戲地圖的法律屬性。

具體而言,翟巍表示,首先,應當考察游戲地圖的規劃布局、構成元素、組合方式、整體構圖等要素是否迥異于之前已存在的游戲地圖,如果答案為是,那么可以認定該份游戲地圖具有首創性與獨創性。其次,應當分析與厘定該份游戲地圖具有的首創性與獨創性的體現領域,如果首創性與獨創性主要體現在審美層面,那么該游戲地圖可被歸入美術作品范疇;如果首創性與獨創性主要體現在反映地理現象、說明事物原理或者結構的功能性指示層面,那么該游戲地圖應當屬于以地圖、示意圖為代表的圖形作品。“該案判決明確了游戲地圖的法律屬性,能夠有效凈化游戲行業相關市場的競爭態勢,促使游戲行業經營者逐步消弭以抄襲、非法復制、非法傳播為表現形式的侵權行為以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翟巍表示。

此外,在騰訊公司法務部相關負責人看來,該案中,法院著重考慮了游戲地圖布局設計對游戲地圖獨創性的影響,將游戲地圖視為一個整體布局設計作品,而不是按照游戲屏幕視角機械地判斷每一幅地圖截圖是否具有獨創性,肯定了游戲地圖策劃人員的智力成果,肯定了游戲地圖對于游戲的價值,這有利于激發游戲行業創新和持續健康。

引導行業有序競爭

事實上,在游戲產品中,游戲地圖是游戲玩家游戲過程中接觸最多的游戲元素,原創游戲地圖直接承載、呈現了游戲策劃人員對關卡、玩法的設計理念。對于游戲地圖被盜用,引起不少從業者不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游戲公司高級負責人以為,久經市場檢驗、形成游戲體驗慣性的游戲地圖可以吸引大量玩家的關注,然而,部分廠商通過盜用暢銷游戲的游戲地圖,在短時間內獲得用戶、流量和收益,分走了原本屬于原創游戲廠商的市場份額,這對行業的健康發展十分不利。

那么,在發現游戲地圖涉嫌被盜用時,權利人該如何維權?對此,翟巍建議,一方面,在游戲地圖構成著作權法與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的美術作品或圖形作品的情形下,抄襲以及未經許可復制與傳播該游戲地圖的行為既可能構成著作權侵權,也可能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在此情形下,游戲廠商既可以根據舉證責任輕重、預期賠償額度等因素選擇其中一項請求權起訴,亦可以在起訴時基于著作權法與反不正當競爭法同時行使兩項請求權。另一方面,如果游戲地圖沒有構成美術作品或圖形作品,游戲廠商可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追究侵犯自身游戲地圖的經營者的不正當競爭侵權賠償責任。在此情形下,游戲廠商可選擇向執法部門投訴或提起法律訴訟。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訴或司法維權過程中,游戲廠商應當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規定,著重舉證證明不法廠商侵犯自身游戲地圖行為的“不正當性”。

“游戲行業要想獲得良性健康發展,廠商應當投入更多精力在游戲地圖的策劃與設計上,通過優質服務和差異化競爭贏得。”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

  • IP蝌蚪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最新知產動態
  • weinxin
  • 金桔智慧公眾號
  • 掃一掃獲取最優知產服務
  • weinxin
金桔智慧商標注冊查詢,網站建設,品牌推廣服務平臺